别迷信专业投资者

640

最近,我和朋友聊到香港股票市场在这两年里出现的、一些难得一见的低估值时,我说你看现在的港股,很多很好的大型中国公司,PE 只有几倍,股息率逼近 10%,这明显是一个巨大的机会。

朋友反问我:如果这个投资机会这么明显,那么香港股票市场是一个专业投资者云集的地方,怎么大家都看不到这个机会,不把这些股票的价格推回到合理位置呢?

我想了一下,回答道:那么华尔街和金融城,是不是专业投资者云集的地方?如果是,为什么在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中,那么多金融机构亏钱的亏钱、破产的破产呢?

以上的这段对话,我觉得很有意思,所以记录下来给大家看。这段对话里,牵涉到一个投资中最核心的问题:在这个行业里,我们是不是应该信任专业人士?

在人类社会的每个行业中,我们都有专业人士。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都选择相信专业人士提供的建议。而且,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这么做也是对的。

比如说,我们今天如果眼睛有点看不清楚、视野有点发黑,我们是会找自己的好朋友来看呢,还是会去医院找医生,用专业设备检查一下眼底视网膜?

如果我们的汽车坏了,我们是会把它拖到 4S 店,让专业人员维修呢,还是自己买一堆零件,回家和家人一起捣鼓?很明显,除了汽车修理工出身的司机,基本上没人会试图修自己的车。

如果我们想要学习网球,我们是会自己抡个牌子上场乱打呢,还是会找专业的网球教练来教我们?当然,关于网球这个事情,我是自己乱学的,但是换来的代价就是水平不咋地。不过,我也没打算拿网球当饭吃。

可以看到,在几乎所有的日常生活中,但凡遇到稍微复杂一些的事情,我们都会选择找专业人士。而且,在这些事情中,专业人士一般不会犯太多错,水平也比一般人高得多。

不过,在投资领域,事情却不一样。当有投资问题时,人们仍然像往常一样,期待专业投资者可以给我们满意的答案。但是,在投资领域,专业投资者犯错的概率,却比其它领域里的专业人士高许多。

看看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事件,我们就会知道,专业投资者在不少时候,他们的水平和普通投资者的差异,并不像其它行业中专业者和普通人的差异那么大。

更重要的是,一个专业的汽车修理工就算修不好车,他至少不会把汽车改装成一个炸弹。一个眼科医生水平再差,也不至于直接拿剪刀把视神经剪断。但是,当专业投资者犯错时,他们却可以犯下超级巨大的错误。

看看历史上曾经出现的这些大错,你就会明白我在说什么。在 2000 年科技股泡沫中,全球许多重仓高估值科技股的基金亏得一塌糊涂。在 2005 年的 A 股大熊市中,一些证券公司不幸破产。在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中,美国五大投资银行轰然倒下。在 2015 年到 2020 年的 P2P 危机中,许多 P2P 机构破产关门,还欠下投资者一大笔钱。而在 2022 年前后破裂的虚拟货币泡沫中,更是有不少虚拟货币投资机构血亏出局。

针对这些情况,有一本书进行了深刻的分析,这本书的名字叫《客户的游艇在哪里》。书的名字来自于一段对话,有一位华尔街投行精英,把朋友带到游艇码头,指着码头上的一排排船说:这艘船是这家投资机构的人买的,那艘船是那家金融机构的人买的。你看,这些游艇多么好看。

他的朋友听了以后,迟疑了一会儿,反问他:那么,这些投资机构、金融机构,他们的客户的游艇,又在哪里呢?也就是说,他们帮客户赚到钱了吗?

那么,为什么在许许多多的行业里,我们都可以信任专业人士,完全按照他们的指导操作,并且取得的效果往往不错,但是在投资行业,我们却不能迷信专业投资者呢?

一些流行的观点,把这种投资行业中不能迷信专业投资者 的现象,简单的归结于道德问题。认为投资行业中的从业者,在巨量金钱的面前迷失了自我,从而做出大量损人利己的事情。

诚然,在任何社会问题中,道德问题都是影响因素之一。但是,把问题完全归因于道德败坏,是一种最简单、也是最粗糙的方式。为什么一个班级的同学,毕业以后做投资的就道德败坏、开工厂的就道德优良?为什么同是高薪行业,专业投资者就道德败坏,专业的医生、飞行员、IT 工程师,就道德优良?

其实,道德问题并不能解释投资行业中,为什么会出现不能迷信专业投资者 的现象。

如果我们假设现在投资行业中,几十万的从业者中,大部分人都是坏人,那么我们把这些人全部换掉、找另外几十万原来没做过投资的好人 来,加以金融培训然后掌管这个行业,事情会变得更好吗? 新来的几十万人会比原来的几十万人更有道德、从而足以改变这个行业?显然不会。

为什么不能迷信专业投资者,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,是投资行业实在是太复杂了。

当电脑程序阿法狗在 2017 年战胜了人类优秀的围棋大师柯洁,人工智能终于攻克了围棋、这个人类最难的智力游戏时,舆论一度认为,人工智能已经无所不能。但是实际上,围棋只是一个智力游戏,它只是一个 19×19 的棋盘。而真实的世界,比围棋复杂的多得多。

对于大部分专业行业来说,事情是相对比较简单的。一辆汽车只有几千到一两万个零部件,把这些部件都搞明白,专业人士就可以把车修好。一个眼球只有固定数量的生理特征,尽管很难掌握,但是只要多学习、多从业,眼科医生就可以把眼睛看好。

但是,投资有多少变量?仅仅 A 股就有 5,000 家上市公司,每家上市公司每个季度 500 个财务指标,就是每个季度 250 万个财务指标、每年 1,000 万个财务指标。

同时,投资中各个变量还会互相影响,这家公司收入上升对应那家公司下降,那家公司的利润率明显高于行业似乎有问题,等等。如果 1,000 万个财务指标,再来个几百次方,会有多少变量?而社会上那些天天爆发出来的新闻、舆论、事件、数据、情绪、利益纠葛,它们甚至不能用数字表示,这中间又有多少变量?

如果把围棋的变量比作太阳系,那么投资的世界就是银河系、甚至许多个银河系。对于这样巨大的变量,即使再专业的投资者,也一定会犯错。而对于也只是人类的专业投资者,我们又如何能求全责备呢?我们又怎么应该迷信他们所说判断的不会错、所做的投资决策一定对呢?

2020 年到 2021 年之间,内地股票市场出现了估值越高的股票表现越好 的现象。在当时,不少人以为,市场上那么多专业投资者,怎么会犯错?人家看了那么多财务报表,肯出高价肯定有他的原因,当时叫做贵一定有贵的道理、便宜一定有便宜的问题。 结果,后来的行情发展证明, 专业投资者还真有可能犯错。

今天的我们,需要记住不能迷信专业投资者,而两千年前的汉景帝也差点迷信了专业将领。这里,就让我们来看一段著名的对话。

在汉朝初年所爆发的七国之乱中,带头造反的吴王刘濞,是一位名将、也可以说是军队中的专业投资者。刘濞二十岁时,跟随刘邦参加平定大将英布叛乱的战争,多有军功,因此被封为吴王,管理三个郡、五十三座城市。

 

时过境迁,再好的关系也有可能反目成仇。四十多年以后,到了七国之乱时,吴王刘濞带头造反,带着楚王刘戊、赵王刘遂、济南王刘辟光、淄川王刘贤、胶西王刘昂、胶东王刘雄渠等刘氏同姓宗亲,发动对刘氏江山的叛乱。参加叛乱的诸侯军队,有几十万之多。

对于当时的皇帝、汉景帝刘启来说,刘濞无疑是一位军事上的超级专家

论年龄,刘濞当时已经六十余岁,汉景帝才三十多岁,刘濞的军事经验丰富得多。论辈分,刘濞是刘邦哥哥的儿子,景帝则是汉文帝的儿子、汉高祖刘邦的孙子辈,差了一辈。论军功,刘濞帮刘邦平定原来项羽的名将、英布的叛乱时,才二十岁,那时候汉景帝都还没有出生。论军队,七国叛乱之兵有几十万人,也不比中央军少。论经济实力,刘濞准备多年,财力雄厚。

于是,面对刘濞的叛乱,汉景帝刘启问出了这样一段话:吴王即山铸钱,煮海水为盐,诱天下豪桀,白头举事。若此,其计不百全,岂发乎? 吴王这么能干的人,军事经济上准备的这么充分,年纪这么大才起来造反,这么专业的造反,一定是准备好了、计策百全 的啊?你看这么一个老基金经理,这么久负盛名,我还没生出来他都在管钱了,他怎么会错?

但是,吴王刘濞还真就错了。

面对皇帝的担忧,汉景帝的大臣、曾任吴国国相、对吴王刘濞和吴国君臣甚为了解的袁盎,告诉景帝,不足忧也,今破矣。 结果,在后来的战场上,专业造反军队 七国之军果然敌不过以周亚夫为首的中央军。声势浩大的七国之乱,也就在短短三个月之内被平定。

查理﹒芒格曾说,再聪明的人都会犯错。Smart people do dumb things.)《淮南子》曾记载,蘧伯玉年五十,而知四十九年非。 就是说蘧伯玉这个人已经五十岁了,仍然不断反省,知道自己四十九岁时哪里做错了。而在投资这个超级复杂的行业中,任何专业的意见都有可能出错,任何专业的投资者也都会犯错。

有鉴于此,我们一方面要谦虚的学习专业投资者的投资技巧,但是另一方面,迷信专业投资者却是要不得的事情。反之,那些对专业投资者的质疑、对专业投资意见的思考,才恰恰是投资行业中最专业的事情。

来源;陈嘉禾的研究 微信号:researchwell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没有回复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