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省最穷的四个城市(江苏属于哪里)

最近都在说共同富裕,聊聊江苏,我心中共同富裕的样本。最近大家都在说共同富裕,在说江苏,我心中的共同富裕样本。

2020年江苏GDP将突破10万亿,不出意外。今年之后,江苏将创造新的纪录,成为第四个人口超过8000万、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的经济体。

前三名分别是美国(6.5万美元)、德国(5万美元)、日本(4万美元)。

只要按照现在的增长速度再发展八年,江苏的人均GDP就会超过日本。

为什么是江苏?为什么不是广东大哥?

这就是江苏的恐怖,就是均富。用现在流行的话说,叫共同富裕。

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我们的改革一直是小步快跑。基本上是先在局部地区试行。失败并没有影响到全国,成功在全国推广。

就这样,各地的八仙隔海各显神通,成就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,但也埋下了一个隐患——发展不平衡。

中国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地区发展不平衡。解决这个问题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产业转移。

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转移产业,先富带动后富。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

第一富爸爸马拒绝年轻人开车,说996是福。

毕竟工业就是税收和地方财政,更何况是发达地区的穷地方。

这是我们独特的国情。中国区域发展不平衡,是结构性不平衡。

不仅是南北方的不平衡,东西部的不平衡,沿海和内陆的不平衡,还有省内的不平衡。比如广东一直是中国最富裕的省份,但珠三角发展起来的只有欧洲、粤北、粤东、粤西等非珍珠地区,非洲发展起来了。

甚至一位前广东省委书记也承认:“全国最富的地方在广东,最穷的地方也在广东,这是广东的耻辱!”

但江苏绝对是个例外,甚至可以说是共同富裕的样本。

江苏省最早的天平要追溯到上个世纪。

在计划经济时代,苏南苏北差距并不大。1952年,苏南、苏中、苏北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18.6亿元、10.8亿元、11.6亿元。

20世纪80年代初,江苏提出了“积极改善苏南,加快发展苏北”的政策。这一时期,乡镇企业异军突起,苏南地区创造了闻名全国的“苏南模式”。

这一时期,敢冲敢拼、更加解放的苏南人,无疑走在了前面。

这段时间以来,江苏一直在思考如何帮助苏北兄弟。

1994年,江苏省第九次党代会提出了“区域共同发展”战略,强调要加强对苏北发展的引导和支持,并将其提升为未来江苏现代化的三大发展战略之一。

2001年是苏北发展的重要里程碑。这一年,江苏高规格召开苏北区域发展座谈会,围绕振兴苏北的口号,成立了苏北发展协调小组。

2005年,时任江苏省委书记在苏北振兴大会上指出,加快苏北振兴是我省实现“两个率先”的重要战略。苏北发展了,才能实现全省的协调发展;只有让苏北3200万人民充分享受发展成果,才能最终实现全省和谐发展。

当年江苏出台的《关于加快苏北振兴的意见》中,就直接指出,没有苏北的小康,就没有全省的小康;没有苏北的现代化,就没有全省的现代化;没有苏北的振兴,就没有全省的引领。

从此,苏北振兴座谈会成为江苏一年一度的固定会议。

在省一级的全力推动下,苏南苏北合作因为省直机关选派年轻干部到苏北锻炼,苏南各地级市对口帮扶苏北建设工业园区而成为常态。

特别是苏南苏北建设的工业园区,都是实实在在的产业转移和技术引进,江苏这样的园区多达45个,这就决定了这种努力确实是其他省份无法比拟的。

只有当地政府发展了,当地人民才能富裕起来。

十几年来,给普通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,很多年前,苏南和苏北有明显的区分,苏南的女儿不嫁苏北的男人,不仅仅是因为苏南比苏北富裕很多。

如今,这个概念已经淡化了很多。原因是苏北富,腰硬。

顶层设计到位了,但顺利进行产业转移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如上所述,工业是税收,是地方财政。当时的发展阶段还远没有到需要转型升级主动淘汰落后产能的地步。

更何况,苏南一直是上海经济腹地的延伸。

产业链工厂通常是上下游尽可能的建在一起,产业链一环扣一环,什么都是集群发展,尤其是在交通物流远不发达的时代,上下游成本会很高。

这个时候,你需要一个外界的推动,但没想到它来得这么快。

2007年,太湖爆发了震惊全国的蓝藻危机。太湖周围,是苏南地区,也就是苏锡常。

由于苏南早期发展工业,太湖受到污染,爆发了环境危机。

太好了。担心没机会把苏南的落后产能搬到苏北,发了蓝藻危机。

在苏南那段时间,真的很严重。太湖周边的工厂基本都关门了。毕竟太湖是整个环太湖地区最重要的水源。

当时各省省委书记都立下军令状:“只要太湖能治理好,哪怕GDP下降15%。”

实际上是说苏南GDP宁愿降15%也不解决太湖危机。因为苏中苏北地区比不上太湖。

仅2007年,江苏省就关闭规模以下化工企业2700家,到2008年底,实际关闭小化工企业4326家。

这些企业基本都在苏南。

但是,这些企业关门了,也不是说不能开了。苏南打不开,苏北需要你!

同时,江苏将鼓励产业升级的苏南化工企业向苏北沿海工业区转移。

仅一年时间,苏南向苏北转移500万元以上项目700多个,项目总投资281.1亿元。

所以我们看到当年江苏省的GDP还是增长了14.9%,受影响不大。

所以,你看,江苏的共同富裕不是一下子发展起来的,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。

在这里,我们来看看江苏的实力。

江苏最可怕的不是财富,而是均富。全省多花,百花盛开。

江苏省GDP超2万亿的有1个,超1万亿的有3个,5000-8000亿的有5个,3000-4000亿的有4个。

相比全国最强的省份广东,深圳和广州已经过了两万亿。

而云浮、潮州、梅州、汕尾、河源刚刚达到1000亿,清远、韶关、阳江GDP不到2000亿,汕头、肇庆、揭阳GDP不到3000亿,湛江、中山、江门、茂名、珠海GDP只有3000多亿。

事实上,广东的财富集中在深圳、广州、东莞、佛山四个城市。准确的说,广东是全国财富最差的省份,在同等财富上,无法与江苏相提并论。

向西看,如果横向对比四川省,四川只有1.77万亿的成都能玩,第二的绵阳只有3010亿,还不到成都的零头。

也就是说江苏倒数第一,四川可以排第二。江苏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横扫对手,除了成都。

更重要的是,不像广东的强者跑得越来越快,而江苏的弱者正在大力追赶。

10年间,宿迁、徐州、淮安、连云港、盐城、南通形成了江苏增长最快的“苏北板块”,宿迁这个无名的地级市一举夺得增长冠军的称号。

2020年,宿迁的GDP总量(3262亿元)不仅高于甘肃省会兰州,也高于整个青海省,一市达一省,这是别人无法比拟的。

2000年,江苏苏州(最强)的国内生产总值是宿迁(最弱)的7.6倍左右,广东经济实力最强和最弱两个城市的GDP相差28倍。

经过20年的先富后富,江苏把这个数字降到了6.1倍,而广东最强和最弱城市的差距还保持在28倍。

全能型的江苏,南通,徐州还是很有潜力的。常州、徐州、扬州、盐城都有望在未来十年进入万亿GDP,南京、无锡、南通向1.5万亿水平迈进。

未来江苏可能有8个城市GDP突破万亿,成为中国最富的省份。

如果未来有一天,江苏在总量上超过广东,成为全国第一,那么苏中苏北一定会做出关键性的贡献。

40年来,中国经济经历了从先富起来到先富起来再富起来,再到今天追求共同富裕的新阶段。毫无疑问,江苏在这个课题上是走在前列的。

大江苏。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没有回复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