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原哪儿有卖葫芦的(哪里卖葫芦)

普通的葫芦,在太原晋阳工匠李奇手里,是一盏盏精美的灯饰,一个个吉祥的装饰点缀,一个个钟架,一个个打火机,一个个挂件,一个个酒器,是他生命中最亲密的伙伴,是他灵魂的支撑,是他工匠精神的承载。2021年新年伊始,在晋源区武家寨李奇创新工作室,雕刻了一组新的葫芦灯“锦绣龙城”。灯光照射时,光线从雕刻的图案中投射出来,影影绰绰,别具一格。学习葫芦雕刻空雕刻技术源于真正的热爱。李奇今年42岁,从小就对葫芦情有独钟。从小就跟着父亲学种葫芦,看着父亲在葫芦上烧画。他还用一支有商标的笔在葫芦上画画。一个葫芦和一支笔,李奇在办公桌前坐了半天。市面上有很多葫芦画的工艺品。作品除了绘画技法和图案都大同小异,功能单一,更多的是作为装饰。李奇觉得葫芦作为传统文化中“福禄”的代表,肯定会做得更多。他一直在寻找葫芦手工艺品的突破口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发现葫芦雕空透明后,光影的形状特别好看,于是迷上了制作葫芦灯。从烧葫芦到雕葫芦灯不是一个难度级别。葫芦是自然生长的,不仅一个葫芦是一样的,即使是同一个葫芦,不同位置的粗细和质地也有很大差异。一定要对葫芦有精准的把握,雕刻出不同的力度空。轻刻的话,破不了墙。一旦用力过猛,就会再次断裂。另外,打磨后的葫芦光滑圆润,烙画时固定的比较好。雕刻的时候手不小心滑了也不少见,而且经常刻在花纹之外。至于手上弄个小裂纹,早期是家常便饭。二十多岁的时候,他开始钻研在葫芦上雕刻空。先设计草图,手绘图案,然后用不同的雕刻刀雕刻,最后打磨。这种雕刻先有浮雕,再有刻字空。雕塑,说得好听点,就是刀尖上的舞蹈。当你真正投入进去的时候,一笔一划的过程是枯燥乏味的。“如果不是真的热爱,很难坚持下去。”李奇说。当李奇坐在桌旁,灯一亮,他就开始保持高度的专注,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手中的葫芦上,沉浸在创作中,把我的一切都忘了。20多年来,经过无数次的失败和尝试,他对葫芦了如指掌,不仅掌握了葫芦的雕刻技艺,而且在葫芦的选种、种植、栽培、收获等方面也颇有远见。李奇可以预先计算出什么样的葫芦可以用来做什么样的灯。在他的晾房里,成千上万的干葫芦密密麻麻,或长或短,或高或矮,或胖或瘦,或大或小,或扁或圆,形状各异。在李奇眼里,每一个葫芦都是活的。如果他拿在手里搓久了,就会和脑子里的葫芦聊一聊。聊完了,葫芦灯的脸就有了。美轮美奂的葫芦灯有风干、画稿、绘图、雕刻、刻字空、抛光、喷涂、上色、装灯等一百种…从一个葫芦到雕刻成一个漂亮的灯差不多要两个星期,复杂的图案会更久。因为是手工雕刻空,只要你能想到,能画出图案,葫芦灯都可以做。而且不像工业批量生产的产品,没有一模一样的葫芦灯,一百个葫芦灯就有一百种美。李奇的葫芦灯兼具装饰美和实用照明。内置灯的颜色也可以调节,只需更换不同颜色的灯泡即可。到目前为止,李奇的作品已经初步分为五大系列,上百种花式,有中国传统吉祥图案和异域风情,有古典庄重的,有现代文艺的,有迷幻的,也有喜庆的。他雕刻葫芦灯的名声逐渐在业内传开,很多人会找他定制自己的葫芦灯。同时,他还设计制作了各种葫芦酒壶、打火机、小挂件、手柄等。,有的用玉镶嵌,有的用织品补充。每个葫芦都是独一无二的吉祥之物。2019年6月,李奇的葫芦雕刻空雕刻技艺被太原市授予“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”。2019年第二届青会期间,太原文化展示中心在青云村设置了太原传统文化艺术展示。李奇的葫芦雕刻空雕刻技艺也作为展览项目之一出现在展览中,他的小葫芦吊坠摆件深受年轻人的喜爱。2020年12月,李奇被太原市委、市政府命名为“太原市第三届晋阳工匠”。早期葫芦更多的是作为舀水盛酒的工具,现在逐渐失去作用。然而,葫芦在传统文化中的吉祥寓意,正是依靠李奇这样的匠人,在传承中创新,在发展中求变,葫芦才能在今天和未来大放异彩。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没有回复内容